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夏木希原本是说的玩笑话,结果话音刚落,某人就直接不配合了,瞬间就来拆她的台了。

    呕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直不说话就只知道喝闷酒的秋黎末,吐了。

    夏木希呢,瞬间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野兽见状后,直接将酒杯一丢,然后快步走到正在吐酒的秋黎末身边,开始准备清场。

    “黎末哥,你没事吧?”野兽轻拍着秋黎末的后背,问着。果然喝闷酒的人很容易醉啊,野兽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黎末怎么吐了呢。”玉嫂见状后,也着急地朝着秋黎末走去了。“怎么吐成这个样子了啊,虽然我很少看到黎末喝酒,但是我也记得黎末的酒量没有这么差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喝的有些急了吧。”野兽解释着,虽然这个解释显得有些“苍白”就是了。

    一旁,当简只看到正在大吐特吐的秋黎末时,却突然大笑了起来。他蹭的从座椅上起身,然后有些摇晃地朝着秋黎末走去。

    “木希,我,我来帮你把那个吐酒的人丢出去,你等一下啊。”因为简只也喝醉了,所以说起话来都有些大舌头了。

    而野兽听到简只的话后,则不停地在对着简只使眼色。无奈,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野兽不敢看向夏木希了,不然他真的超级害怕那个女孩会突然发起火来,那后果就真的是……想都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黎末哥啊黎末哥,我是为了让你释放一下才拉你喝酒的,可是你也不用将自己喝成这副模样吧,估计呆会儿我也会被你连累了啊,唉!

    “简只,你还要继续喝吗?”满脸黑线的夏木希终于开口了,只是那口气却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不喝了不喝了,因为秋黎末都已经被我喝趴下了,我赢了。”简只傻笑着说道。不过估计现在他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,被酒精麻痹的大脑,也是一片迷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房间休息吧,扶着简只点。”夏木希又转而对一旁稍微好一些的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手下闷闷地说着,然后便起身朝着简只走去。拉过简只的手臂后,手下便要带着简只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拉我啊?我还没有将那个吐酒的家伙给丢出去呢,快放开我。”简只晕里晕乎地嘟哝着。

    “简只,你知道那个吐酒的家伙是谁吗?”夏木希觉得这样的简只有些好笑,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管他是谁,总之醉酒又吐酒的家伙就要丢出去,这是木希说的。我可不允许让那种吐酒的家伙呆在木希的身边。”简只的口齿渐渐变得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能认出我是谁吗?”果然这个小子已经晕掉了,虽然刚才还知道吐酒的人是秋黎末,结果现在再问他时,根本就已经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还用问嘛,你当然是木希啊,光是听声音我就能听出来了。只是木希,为什么我眼前会有好多个你啊。”说着,简只用力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赶快回房间休息去吧。还好你没有耍酒疯,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你碰一丁点酒了。”夏木希有些无奈地笑着。“赶快带简只去休息吧。”然后又叮嘱了手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小姐。”

    之后,虽然简只还是很不情愿离开,但是一个醉酒的人,几乎就真的是任人摆布了。手下就只是用了一丁点儿的力气,便就将简只给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边,秋黎末也终于停止了呕吐,整个人无力地倒在野兽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野兽啊,麻烦你将黎末扶进房间吧,这里我来打扫就好了。”玉嫂对野兽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玉嫂。”野兽一边说着,一边用自己的身体将秋黎末给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管他干嘛,就让他呆在这里好了。”夏木希看着野兽,然后又看向了靠在野兽身上的某人。

    “虽说现在还是夏天,但也不能就将人丢在这里不是。”野兽有些尬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把他丢出去就不错了。身为这个家的主人,竟然在外人面前如此丢脸,不给他一点惩罚,他能记得住?”夏木希的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其实这也不能怪黎末哥,都是我非要拉着他喝酒的,所以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木希说的就很对,黎末都这么大的人了,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,是该好好惩罚一下才好。”玉嫂也在一旁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木希,你就让我送黎末哥回房间吧,一会儿你要是想打想骂的话,我都随便你处置,直到你消气为止。”野兽赔着笑脸。

    玉嫂看着夏木希,等着夏木希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夏木希朝着野兽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之后,野兽便扶着已经不省人事的秋黎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木希,你也赶快出去吧,这里味道太重了。”玉嫂说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味道的确很重,至少她真的很讨厌这个味道。

    之后,夏木希便也走开了。

    夏木希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后,野兽便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简单帮黎末哥洗了一下,现在他已经睡下了。”野兽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啦。”夏木希将一杯刚泡好的茶递到野兽面前,“你倒是很正常呢,明明比秋黎末喝的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了吗,我的酒量已经被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你若是想喝酒了,还是直接找我好了,我想也就只有我的酒量能够和你拼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考虑一下。”野兽笑着。“不过木希,果然还是发生什么事了对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